“业绩好得不寻常”!部分产品4月上旬已无法兑付,股东接连撤退,瑞丰达跑路早有准备?

少则数百万元,多则几千万元,数十名投资人认购的产品,已经无法兑付。“50亿私募”瑞丰达陷入兑付危机的消息,再次扰动私募基金乃至资管行业。

5月9日下午,一则浙江瑞丰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瑞丰达”)跑路的传闻,突然在私募行业发酵。5月10日上午,在瑞丰达办公场所,多名投资人向第一财经确认了这一说法。

第一财经调查发现,4月中旬,瑞丰达的大股东海南智慧城市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智城控股”),就已发生股权变动。接手智城控股股权的上海荣戚贸易有限公司(下称“荣戚贸易”),也在约此前一周进行了股权变更,原来的两名股东同步退出。其中一名退出股东,还与瑞丰达产品担保方股东的一名前监事同名。

兑付危机爆发前,瑞丰达名下的多只产品,近两年的累计收益均超过了50%,最高甚至接近8倍。然而,部分产品却重仓一些流通性不佳、基本面堪忧的新三板个股,在A股市场的公开持仓难觅踪影。

瑞丰达买入的部分新三板股票,可能获得了可观收益,但也存在高买低卖的痕迹。该公司管理的部分基金,买入不少新三板公司时,部分股价已处于高位,卖出时却已跌至低位。

“跑路”早有准备?

从表面上看,此番兑付危机爆发前,瑞丰达并未表现出太多异常。

“前两天,我们看到新闻说瑞丰达‘跑路’了,今天来现场才发现早就人去楼空了。”5月10日上午,在瑞丰达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北蔡镇五星路727弄汇公馆8号院4楼(实际为3楼)的办公场所,一名投资者对第一财经称,他得知该公司人去楼空后,才慌忙赶到现场。

部分到达现场的投资者告诉记者,他们购买的瑞丰达基金产品,金额在300万元到3000万元不等,大多通过销售或者代理购买,目前均已无法赎回。

事发前,瑞丰达的部分员工,也未能察觉到公司存在异常。

“5月8日都还是正常的,也没人和我说什么,9日我去参加私募FOF活动,当天下午才有同事和我说(外部有在传公司出问题了)。”该公司一名入职不久的市场部员工说,9日当天,他还在跑市场、拜访客户。

不过,到了10日上午,记者尝试与上述人士联系时,对方电话已无法接通。

稍早前,该公司甚至还在参与资本市场调研。根据创业板公司翔楼新材(301160.SZ)披露,就在十多天前的4月25日,瑞丰达还参与了该公司的调研活动,参与人员为吴杰。

根据中基协最新备案信息,“瑞丰达”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,全称为“浙江瑞丰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”,注册资本3000万元、实缴资本750万元。实际控制人是邱文龙,法定代表人、总经理兼信息填报负责人为刘力诚,两人分别持有瑞丰达80%、20%股权。

不过,第三方信息显示,早在两年多之前,瑞丰达股东就已发生变动。2022年1月,邱文龙、刘力诚退出,李涛、智城控股成为新股东。同年9月,李涛在该公司的持股,又转入上海青承文化俱乐部有限公司(下称“青承文化”)手中。青承文化和智城控股分别持有瑞丰达51%、49%的股权。

智城控股原本由李涛控制的上海腾霖科技有限公司(下称“腾霖科技”)全额出资。但是今年4月15日,腾霖科技将持有的智城控股500万元出资额,全部转让给荣戚贸易。此前的4月9日,荣戚贸易也进行了股权变更,原股东刘卫斌、王辉同步退出。

目前,李涛不再间接持有智城控股股权,但仍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兼总经理。瑞丰达的法定代表人、执行董事兼总经理,也由他担任。

刚刚从荣戚贸易退股的刘卫斌,可能与日赢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日赢投资”)存在关联。第一财经调查发现,日赢投资100%持股的上海蒸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蒸冉投资”),为瑞丰达的产品提供收益担保。资料显示,日赢投资的一名前监事,同样名叫刘卫斌。4月15日,刘卫斌退任日赢投资监事一职。

就在与此相近的时间里,瑞丰达的产品,开始无法兑付。多名到达现场的投资者透露,瑞丰达的部分产品,4月上旬已无法兑付,部分投资者一直通过代理尝试赎回产品。

“4月上中旬时,我们就注意到部分产品无法兑付了,当时联系了代理人,代理人回复称‘联系不上瑞丰达的高管’,当时我们就比较担心,但没想过会直接‘跑路’。”一名自称购买了瑞丰达500万元产品的投资者说。

备案信息也证实了这一点。根据中基协网站信息,瑞丰达存在超过到期3个月仍未提交清算申请的私募基金,且在信披备份系统定向披露功能中,为投资者开立查询账号的比例低于50%。

畸高的收益

按照瑞丰达自身的说法,其管理的私募基金规模不小,而且收益极为可观。

瑞丰达产品数量众多,但员工人数较少。备案信息显示,该公司全职员工、取得基金从业资格员工数量,分别只有12人、11人,但已发行的产品达到70只、管理规模在20亿—50亿元之间。

备案信息还显示,瑞丰达业务类型为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和私募证券投资类FOF基金。根据第一财经了解,其核心策略为“股票策略”。

根据私募行业第三方数据,瑞丰达名下的多只产品,近两年累计都收益超过了50%。

第一财经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,截至2023年11月下旬,收益、夏普率、回撤均居10%前十的主观多头私募中,瑞丰达共有7只产品上榜,其中收益最高的是瑞丰达瑞星三号,截至当年11月24日的收益率达到48.05%,回撤幅度则只有5.51%,近两年累计收益率则高达125.7%。

而“瑞丰达时瑞一号”的业绩更为出众,该产品主要策略为“期货及衍生品”,近两年累计收益率高达795.43%。“作为一只成立2年左右的产品,业绩好得不太寻常。”一位券商资管人士说。

业绩虽然出众,但产品却存在信息披露缺失。行业第三方网站信息显示,瑞丰达展示的产品“瑞丰达瑞星二号”,就存在超过35个交易日未披露净值的情况。“瑞丰达时瑞一号”的净值披露,同样也有缺失。

“这种长期未披露净值的私募产品,业内并不常见。”上述券商托管人士说。

第一财经了解到,无法兑付的消息传出后,行业内的一个说法是,瑞丰达发行了大量结构化产品,部分产品的杠杆比例达到1:4甚至1:5。第一财经未能获得更多信息证实这一说法。

相较于惊人业绩,瑞丰达的表现堪称低调,不仅很少在A股市场出现,也几乎没有前十大股东、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公开持仓记录。记者通过公开渠道查询发现,近年来,该公司调研的上市公司,也只有傲农生物、翔楼新材等数家,调研傲农生物的时间是在2023年11月。

重仓新三板

瑞丰达在A股市场的持仓难觅踪迹,在新三板市场却颇为活跃,频频重仓一些流通性不佳的公司。

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发现,瑞丰达、日赢投资先后重仓的新三板股票,至少包括十多家。

瑞丰达曾重仓的包括邦客乐、城市文化、龙参生态、和嘉天健、赛融信、味福记、友联盛业、农匠科技、浩添储能;日赢投资持仓的新三板股票则包括博冠科技、小蝉传媒、东方传动、正佰电气等。

瑞丰达持仓的上述新三板个股大多存在着相同特点,流通股均在1000万元上下(友联盛业和农匠科技的总流通股数更是只有139万、480万股),前期交易量极低,甚至会出现几日没有成交的情况。

以赛融信为例,这家总市值10亿元的公司,总股本只有2000万元,其中流通股仅980万元。2023年10月以前,该公司股价长期在1元左右徘徊,单日成交金额通常在两位数。但是在去年7月开始,这些股票成交开始活跃,伴随着股价开始大幅度上涨。大涨过后,瑞丰达成为其股东。

当年10月25日,赛融信股价开始急速攀升,在此后的11个交易日中录得涨幅806.22%,公司股价从2.41元一路飙升至21.84元。此后虽冲高回落,但从12月21日起又开启了一波更大的涨幅。截至今年5月7日,该公司股价已9.87元一路飙升至80元期间涨幅高达710.54%。

就在5月7日,这家此前单日成交金额常常不足百元的公司,创下了单日1.03亿元的巨量成交。主要是瑞丰达瑞雪二号通过大盘竞价,增持挂牌股份50.94万股。完成交易后,瑞丰达瑞雪二号持股数量由59.96万股变为110.9万股,持股比例从2.9978%变为5.5449%。

瑞丰达、日赢投资曾共同持有的友联盛业,也存在类似情况。根据披露,2022年2月初,日赢投资增持友联盛业30万股,持股比例从3%上升至9%。几天后,瑞雪二号也买入该公司25万股,持股比例5%。此后一个月,该股只有两个交易日有成交,累计涨幅却达到300%。

瑞丰达重仓的赛融信,并非优质投资标的。2023年,该公司营业收入、营业成本为零,净利润亏损207.79万元,累计未分配利润为-2356.2万元,未弥补亏损金额达实收股本总额三分之一。

另一只瑞丰达重仓股味福记基本面同样不佳。2023年,该公司营收只有33.9万元,同比下降82.96%,但净利润亏损383.2万元,亏损额较上年增加约160万元。4月22日,主办券商已就此提示风险,称该公司连续多年亏损、未弥补亏损超过实收股本总额三分之二,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。

高买低卖?

日赢投资、瑞丰达买入的部分新三板股票,可能获得了可观收益。

以友联盛业为例,这两家私募机构买入后,该股持续飙涨。2022年2月10日,其股价从0.25元猛拉至0.5元,并在11月份上涨到77元,累计涨幅达到惊人的306倍之多。而日赢投资、瑞丰达也在过程中逐步撤退,截至当年6月底,两者持股分别降至41万股、20.87万股,到12月底已经从前十大股东中退出。

友联盛业没有披露日赢投资、瑞丰达的具体卖出时点、价格,但从其股价走势来看,两者可能获得了丰厚回报。

日赢投资、瑞丰达在新三板的持仓,可能也存在高买低卖。两者管理的部分基金买入时,不少新三板公司股价已处于高位。但其卖出时,股价却已跌至低位。

瑞丰达在邦客乐的交易就是如此。披露显示,2023年7月6日,瑞丰达瑞雪二号通过大宗交易,买入邦客乐182.2万股。买入前,邦客乐股价在11元附近,该基金买入后就陷入持续大跌。到今年1月底,已经跌至0.62元,期间累计跌幅高达94%以上。

瑞丰达卖出时,恰逢邦客乐股价低点。今年1月24日,瑞雪二号将持有的邦客乐全部卖出。由于没有披露具体买卖价格,瑞丰达在该股的买卖盈亏无法得知。

瑞丰达管理的产品,还在2023年上半年大举买入龙参生态。截至2023年6月底,瑞雪二号、三号进入该公司前十大股东。其中,瑞雪二号持有65.6万股,瑞雪三号分别65万股、53.7万股,期间分别增持12.2万股、65万股、52.7万股。

瑞丰达上述基金买入时,龙参生态已处于高位。自从2022年11月起,其股价持续上涨,并在2023年8月股价达到最高点89元左右。相较2022年70元收盘价,期间累计涨幅约为23%。

龙参生态的剧烈波动,还引来监管关注。监管在去年底的一项收购反馈意见中提到,2022年6月底,该公司股东17名,次年6月底增至41名,且前十大股东中的新增股东多为私募基金,因此要求该公司说明相关期间是否存在应披露未披露事项,二级市场新进股东与公司及其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,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情况。

龙参生态的股价,在去年8月达到顶点后,就开始持续暴跌,最低时仅剩0.16元,区间最大跌幅接近99%。此后虽然有所拉升,但阶段最高点也只有1.4元。

与邦客乐情况类似,龙参生态股价走低时,瑞丰达的上述三只基金又悄然消失。年报显示,截至2023年12月底,龙参生态前十大股东中,已经没有瑞丰达的身影。由于龙参生态没有披露买卖的具体时间、价格,因此难以知晓瑞丰达的盈亏情况。

瑞丰达“跑路”真相究竟如何,又为何会重仓上述基本面不佳、流动性差的新三板公司,第一财经记者将持续关注。

值班编辑:七三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